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日本乙级篮球大赛 >

如今的耐高和台湾高中联赛还有多少差距

时间:2019-07-08

  

如今的耐高和台湾高中联赛还有多少差距

  (为了方便区分,本文中我们将台湾高中联赛称作HBL,而将大陆地区的简称为耐高) 就像人们在表达对国内运动项目成绩不满时说的那样:「这么大的一个中国,就找不出11个会踢球的吗?」,这样表达十分激进,但也实则是一个真实的状况。正所谓大海捞针,在国内偌大的人口基数中,要挑选出额定的人数反而是一件难事。另一个困难则是来源于普及率,尽管如今的耐高已经覆盖了18个省市及地区,并有着超过128支球队参加。但这真的只是全国范围内的冰山一角,身处一线城市的朋友可能感觉不深,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耐高,也许离自己太过遥远。大陆的篮球发展出现了这样的趋势,高中生越来越多的参与到了篮球赛事中,而小学生却越来越少,这样的现象显然对于联赛的发展是不利的。 我们不在这里对高中生球员的能力进行评价,毋庸置疑的是,他们所付出的努力、汗水、精力都是异于常人的。我们不具备评价他们竞技水平的资格,8个主流的企业自媒体发稿平也只希望在耐高带领下,会有着更加成熟的校园体育系统。「打出名堂」、「下个我上」、「一生只有一次耐高」这样的口号尽管与HBL的主题大同小异,但这样的赛事文化的出现,对于国内篮球的发展是有着极为正面的效益的。台湾HBL更像是一个职业的联赛,以今年为例该项赛事的赞助品牌已经超过了25家,这是职业化的最直观体现,是联赛影响力的最好证明。数千万新台币的广告收入,也让赞助商们难以拒绝这块甜美的蛋糕。 为了让学校容纳更多的生源,不少学校甚至没有一个标准的篮球场,更不要说需要养护的木地板场地。在台湾的街头有着无数有人维护的免费球场,这样的群众基础是大陆所不具备的。相信不少人都有着这样的感觉,当我们想打球的时候,却总是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场地。日本方面更不用说,室内体育场的普及,着实让人羡慕不已。 无论是台湾职业联赛SBL还是日本的职业体育,它们当中会有固定的一部分运动员来源于校园体育。特别是前者,几乎所有台湾的职业球员都有着HBL的比赛经验,而HBL也已然成为了台湾篮球的兵工厂。SBL球队并没有自己的二队亦或是青年队,因此他们对于校园体育的人才输送有着极高的需求。高中到大学联赛,再到职业联盟,在HBL打球的大多学生球员,都可以有着这样的选择,职业前景的明朗也让他们获得了更多的支持。日本方面,我们不用篮球来举例,象征着学生棒球顶尖水平的甲子园,也是职业体育的一大跳板。传奇球员铃木一朗,也正是以高中生的身份加盟的职业体育。 再看到耐高,这个由Nike在1998年接手的运动赛事,尽管在21年间有着快速的发展,但是从比赛性质本身上来看,它并不算一个完整的全大陆性质联赛。相较于HBL联赛,尽管在覆盖范围、参赛人数、级别和正式程度上耐高都代表着高校篮球的顶尖水平,但从完善程度上与HBL还有着较大的差距。一个是由官方举办的赛事,另一个则是由品牌冠名的比赛,受到政策直接支持的一方显然更加成熟。 校园体育的商业化,是如今的大趋势,也是现在的耐高在做出的尝试。尽管对于商业价值的影响众说纷纭,反对的声音更是层出不穷。过度的包装会让部分尚未真正树立自己价值观的学生球员变得浮躁,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包装,才会让他们更具使命感。明星球员的产生,是一个联赛发展的必要因素。学生体育是最为纯粹的,换句话说,纵使联赛的商业价值持续被放大,对于球员来讲,机会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耐高与HBL之间的差距,显然不是一支球队,一场比赛就能缩短的。如今的校园体育已经慢慢成熟,我们需要做的,只有等待。也许下一次,我们讨论的话题会是:「是什么成就了如今的耐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较于北京赛区的有来有回,上海赛区则是由南模中学一家独大,21连冠这样的成绩有多惊人?要知道耐高赛事创立于1998年,迄今为止也只举办了21届。另一方面,今年台湾高中联赛的总冠军被能仁家商收入囊中,在去年巅峰赛中以凶悍的球风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能仁,是如今台湾篮球最好的代表之一。提及巅峰赛,这场全国五大赛区的终极盛典,或许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目光投入到赛区之间的差别。在联赛的成熟度上,大陆赛区需要向台湾高中联赛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即便与台湾校园篮球的技战术差距在不断缩小,但也许下一个该进阶的是联赛本身。下面就让笔者带着大家,一同来分析一下,二者之间都有着怎样的区别吧。 对于国内的球员们来说,这样的选项本身就是不成立的,高中学历在国内的现状下,像觅得一份满意的工作显然是希望不大的,家长便会成为率先反对的一方。但好在,近年不断被提及的素质教育,为学业之外的综合素质提供了发育的温床,假以时日,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校园体育也必将日益成熟。 笔者在本次的比较中,想把日本的校园体育文化加入到讨论中,而日本的高中篮球无疑是当中最不正规的,他们甚至没有一个稳定的赞助商,这便是因为参赛球队本质的不同。依托于社团活动,是日本校园体育的最大特点。特别是在地区大赛中,参赛的球队只有一个要求——参赛球队需是已注册的正式社团,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各种运动题材的动画中,能看到实力相差悬殊的各种球队。 由于升学的压力,大多高中生球员的时间还是被投入到了学业之中,每天被填满的课表将课余时间限制在了一个十分有限的范围之中。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以及大量的作业压缩了学生们可支配的时间,这也使得体育生之外的球员很少有系统的训练时间。就像大家都知道的木桶原理,决定一个联赛成功与否的关键,不仅仅是顶级球队的硬实力,没有良好的基础,只会使得人才过度集中,造成实力差距过于明显,从而导致整体竞争力的下降,两极分化的产生是不利于联赛发展的。 而台湾HBL在这一点上,则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不仅仅是在小巨蛋举办的决赛,HBL的比赛经常出现球场爆满的现象。球队文化、赛场文化都是体育运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这些元素的存在也是决定一个赛事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零零散散的落座与阵营明确的应援团所带来的视觉效果与氛围是天差地别的。特别是在赛事运营方面,不拿最终的决赛来对比,总将耐高挂在嘴边的人们,除去少数传统强校以外,知道这个比赛或是在场边观战过的人又有多少呢? 这一点在HBL和日本校园体育中就有着很好的体现,HBL中的顶尖球队,每天的训练量会达到4-6小时,在赛季期间会达到6-7小时,校方甚至会为其停课以为训练提供充裕的时间。并将训练的重心侧重于身体素质的训练以及技战术训练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感觉到HBL球队球员尽管身高并不占优,但却在体能、力量以及爆发力上更加成熟。而日本方面,社团作为体育运动的载体,其投入的精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而日本高中生都会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是升学还是就业。 郭凯、万圣伟这样的优等生,以大学球员的身份进入联盟,是一针强心剂,但也让人们知道了学生体育与职业体育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职业前景的不明朗,也许才是国内校园体育迟迟不能产生质的突破最根本原因。不要说要是你就不会反对自己的孩子打球,对于99%的学生球员来说,职业体育的路比想象之中要艰难太多。 在电视上收看高中篮球比赛,这样的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只在每年的耐高决赛阶段,甚至只有总决赛的一场。想打造赛事品牌,寥寥的几场比赛是远远不够的,每年的超级碗便是不错的例子。打个比方,可能你身边不打篮球的人也会去看NBA,但是当你和他聊起校园篮球的时候,面对你的一定会是一张不知所云的脸庞。国内赛事在推广上是相对薄弱的一点,什么时候能让不身处于赛事之中的人,主动去了解比赛信息,赛事的影响力才能用合格来形容。但不可否认的是,今年由于赛事推广的持续走高,大陆地区的耐高赛事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球队文化。 而这便是国内参与校园体育的球员所不具备的条件——青年队、二队、三队等等,国内职业体育梯队建设的完整为球队稳定输送人才的时候,却为学生球员关上了大门。作为学生球员,纵使将再多的精力付诸于训练之中,所得到的资源,亦或是专业程度与体制内的球员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不要说作为高中生球员,即使是CUBA球员,最终能进入职业联盟的也只有少数明星球员。这还是得益于CBA选秀的开放,才给予了大学生球员踏足职业体育的机会,韩德君这样的校园球员在CBA中无疑是珍宝般的存在,而他也是因为落选青年队而加入到了校园篮球之中。 硬件设施的差距所产生的影响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国内大大小小的学校在硬件条件上是参差不齐的。但对于球员们来说,一个良好的室内环境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客观因素。而在篮球馆于大学校园都不能做到普及的大环境下,对于要求非篮球传统校有优质的场地条件,显然是有一定难度的。就连传统强校都会出现因学校修缮球馆,无场地训练这样的情况。普及率便因此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也是人口基数差距带来的一个必要结果。 时隔一年,北京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又一次被一股青春的力量点燃。在昨日耐高北京赛区的决赛中,清华附中与北京四中这对老对手,再次成为了场上对立的双方。最终清华附中成功问鼎,报了去年的一箭之仇。北京赛区与后续活动的联动口号「甭信我,服我」,也让我们看到了品牌在营销策略上的转变。更加成熟的球队带来的更精彩的比赛,属于校园篮球的最好时代也许真的已经到来。全国的各个赛区也纷纷进入了决赛阶段,属于国内高中生的「疯狂三月」也进入了尾声。 这便是HBL和日本校园体育最大的优势,更小的人口基数,有利于赛事的推广,换一个角度说,管理制度会变得便捷,使得更多人参与到校园赛事之中。比如HBL联赛,甲乙两组的报名学校就达到了将近200所。参与感的提升所带来的积极效应是无可比拟的,正因于此,更推动了赛事进一步发展。 所谓观念不同,更多的是源于一道升学还是打球的选择题,这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从家长的角度出发,大部分的家长是不接受自己孩子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运动身上的,至少在很大一部分时间内是这样的。家长会去支持孩子的兴趣爱好,但除去少部分坚定走体育道路的人以外,升学仍是考量的重点。而校园体育的一大命门便掌握在家长的手中,因为在这个时期,父母的支持则是一切的基础。 我们先从联赛本身来看待这个问题,台湾HBL是一项官方举办的赛制,其非盈利性质的联赛属性,致使其并没有对赞助商进行官方的指定。作为赞助商的Nike也是通过第三方单位对联赛进行推广的,HBL球员只有在进入12强以后,才会有着强制性的着装要求,当然这个协议不包含球鞋。从联赛的运营角度来看,HBL的性质更像是一个职业联盟,从赛事的推广到运动装备的赞助,都是在一个完整的健全体系下实现的,这便是联赛影响力快速扩张的核心要素。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