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日本乙级篮球大赛 >

打通线下STEAM培训德拉学院为何姗姗来迟开拓线上

时间:2019-08-27

  德拉学院是一家K12的STEAM教育机构,名字来源于果蝇的拉丁文学名Drosophila,音译为德拉索菲拉。德拉学院由此命名,并以果蝇为原型创作了一系列科学动漫形象。“果蝇在脑认知科学领域有诸多重大贡献,它的大脑相当于一个简化的人脑模型,受此启发,我们想给孩子做一个小小科学实验室,”德拉学院的创始人王猛谈起德拉学院名字由来,这样说道。 究竟孩子们在“少儿科学实验室”里能学到什么,德拉学院又是怎样打造自己的科学品牌的?日前,鲸媒体专访了德拉学院创始人兼CEO王猛,走近德拉学院STEAM教育。 “我们有一个特别简单的愿景,就是希望每一个社区都能有属于孩子们的一个实验室。每天孩子放学后,可以到实验室里自己动手做科学实验,DIY自己想做的东西,”说起创业初衷,王猛对鲸媒体谈道。 为什么葡萄干可以在雪碧中跳舞?石头里有水吗?为什么实验室的医生穿的是白大褂而不是黑大褂……这些问题乍一听很简单,但要系统地解释出来,却并不容易。而在德拉科学电台中,孩子们基本每周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德拉科学电台则会针对这些问题给孩子们答疑解惑。 之前,德拉学院已有科学电台、视频等线上内容积累,但目前并没有线上官网,鲸媒体向王猛表达这一疑惑时,王猛这样说道:“我们开始起步的时候认为PC端的网站大家已经很少使用了,所以采取了微信公众号的形式。到今年我们才开始做线上,不仅是官网,是包含了多种开放内容的平台。” 德拉科学电台是STEAM创客机构德拉学院旗下的一个产品栏目,主要在喜马拉雅、荔枝FM、蜻蜓FM等平台上线,免费给孩子提供“科学十万个为什么”的解答。除少儿百科栏目外,德拉学院还上线了听书电台栏目,为孩子播讲已获得授权的科学书目。同时,德拉学院在爱奇艺平台也有科学视频播出,视频内容主要关于科学实验,全部由孩子自己发挥。 而对于C端的校区,王猛坦言定位就是社区实验室形式。每个社区会派出六七个全职人员进行维护运营。目前在北京德拉学院已经有4家社区实验室,在外地如天津深圳等地有7家,第8家正在进行开设。“其实就是线下培训,只不过不是传统的教室,而是专门的实验室,”王猛笑着说道。 在王猛看来,如果要做到影响力最大化,一定还需要借助互联网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再配合物流,让孩子不管身在何处都能接触到好的内容资源。他透露,德拉学院开发的资源平台可能会包含数千个科学或创客板块,再往后可以变成UGC相关的平台,使用户可以实现自己分享。王猛希望线上可以用来做传播积累用户,导流到线下。如果用户基础足够多的话,线上可以直接变现。网站的入口会提供课程教具,让家长教师实现自主采购。“我们得有这么一个平台,实现线上和线年德拉学院已实现盈亏平衡。2017年,除开发线上STEAM资源平台外,德拉学院预计实现社区实验室超过25家的目标。 课程涉及传统的理科科目,如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此外还有工科的机械电子加工,以及软件编程。“从科学实验、创客到工业设计,这三部分全部都有,”王猛介绍,“孩子们可以使用一些3D软件,设计建筑模型、手机外形等等。”孩子自己动手制作的模具上完课后,可以带回家后续利用。 除以上项目外,德拉学院与公校的合作项目还有在学校科技节、科技周举办科学活动等。德拉学院累计2016年半年授课已达5000人次,策划举办30余场科技活动。王猛介绍,考虑到公立校的每班孩子数量及场地和课程时长限制,相对于社区来说,课程的教具、实验器材也会简化。而教材教具全部是由德拉学院自己设计的,数量较多时会找专业代工厂进行生产。 德拉学院另一块业务是进公校,以学期为单位与学校开展合作,为幼儿园和中小学提供科学教育、创客教育的系统解决方案。这一部分也分几个模块,最简单的形式是“科普进校园”的公开课,类似于科学表演秀,一次有几百人参与。这种课程基本上是德拉学院的老师进校授课。 另外的一个利好政策叫做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是北京市近两年刚出的政策,专门面对中学生。放弃大城市的“90”后草原姑娘:麦秸画实现了我,初一初二的孩子必须进行学习,需要在校外学习够20次课程,每次课计1学分,会记入中考和公考成绩。这一块是由市教委拨款支持的,“这也算一个小市场,甚至很多公司就是专门为了这个项目成立的,”王猛对鲸媒体说。 实验室社区的学习每学年会有课表,从最开始的小学课程,往下延伸到幼儿园中班和大班课程,之后又往上延伸到初中的一年级和二年级,这些课程全部在不停地更新研发。据王猛介绍,目前团队全职人员共30多名,其中占比最大的是研发人员,主要做课程设计、产品研发等。 对于为何一开始会选择社区模式,王猛表示,线下方式是有直接效果反馈的,因为与用户贴近,可以快速地知道自己课程的优劣。另一方面,从商业模式上讲,线下模式现金流比较高。同时,只有小班化教学,才能把最好的课程传递给孩子,“因为即便课程很好,如果把它变成特别大的范围与规模,比如说每个班级的人数扩展到30多人,那么授课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B端的前景是非常好的,现在体制内的教育体系对于科学课程的重视度也越来越高了。科学实践是一个大方向,只不过现在还没到爆发期,”王猛还对鲸媒体提到了不久前的新科学课标改革。据他介绍,目前很多小学已经开设了课后一小时活动,会邀请第三方机构从体育、艺术和科技3个领域来给孩子们上课。 其他的模块还会有学校的特色校本课、学校的科技社团,德拉学院会为学校定制一系列的科学实验课及创科类课程,为科技社团提供从无人机编程到3D打印,及stem相关的科学实验。目前,德拉学院已在学校开设疯狂实验室、四维飞行器等8门校本课程。 德拉学院的科学实验室主要分布在离孩子近、离学校近的社区里,通过租赁获得场地,然后改造成教室校区。周一到周五下午放学后,孩子可以到实验室里进行学习,每次课程一个半小时,学费大约一次两百多元,一年八千元。鲸媒体了解到,实验室都是小班教学,每个班级6到8个孩子,分配一名老师。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